希望金融官网

400-010-5800工作日(09:00-18:00)

27914

打不死的校园贷

分类:

文章来源: 禾雨

作者: 消金社

[返回主页]

2019-07-01 18:02:35

摘要

不管是通过助贷“曲线救国”,还是通过借条平台“另辟蹊径”,就算在强监管时代,校园贷似乎也不会死。

推荐词条: [校园贷]

文 | 禾雨

2017年5月27日,中国银监会、教育部以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下称“26号文”)。

通知中指出,现阶段要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逐步消化存量。并提出,为了净化校园市场环境,使校园贷回归良性发展,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应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有针对性地开发高效助学、培训、消费、创业等金融产品。

但时隔两年,依然有网贷机构在从事校园贷业务,但他们强调自己做的是助贷业务,资金都是来自于银行等金融机构。

而部分大学生也依然没有摆脱校园贷的魔掌,校园贷甚至已经沦为诈骗人员的武器,让没有太多社会经验的大学生们成为诈骗者餐桌上的“盘中餐”。

而更有甚者,为了逃避相关部门的监管,校园贷的发放方式已经转为“私人放贷”。继网贷平台之后,借条平台们开始以帮凶的形象出现,开始对大学生们进行新一轮的收割。

被精准诈骗的准毕业生们

6月,对大四的学生们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从此他们要离开熟悉的校园象牙塔,进入社会独自踏上打怪升级的道路。

对于他们来说,未来的生活有无数中可能,但他们一定没有想到,即将离开校园的他们,会遇到校园贷诈骗。

“被骗的都是刚要毕业的学生,这些骗子太神通广大了,什么都知道。”周佳愤愤地在QQ群中发言,他的女朋友前两天刚刚经历了一场诈骗。

这个QQ群中聚集了近200名经历过校园贷诈骗的网友,他们都是接听到一个自称是“分期乐客服”的电话后,被诈骗了几千,甚至上万元。

据了解,该QQ群建于2018年3月,但直到现在,陆续还有被诈骗的学生们加入。

周佳和他的女朋友,都是即将要毕业的准毕业生。周佳告诉消金社,6月24日,他女朋友接到一个自称是“分期乐客服”的电话,对方以注销账号为由,要求他女朋友将分期乐账号内的额度提出转到指定的账户中。

据周佳回忆,在刚刚上大学的时候,分期乐曾经在他们学校做过推广活动,他女朋友就是在当时注册了该软件,也填写了个人信息。但他说,“注册完后就没有使用过该软件,更别提贷款了。”

“当时骗子不仅准确的掌握了我女朋友的身份证、学校等信息,而且还知道是什么时候注册的,在哪注册的,连授信额度也知道。”周佳认为,这是他女朋友上当的主要原因。

在这场电信诈骗里,周佳的女朋友一共被诈骗了近14000元。“当时骗子说,分期乐和美团有合作。”周佳告诉消金社,在骗子的诱导下,他女朋友除了从分期乐提出额度外,还从美团生活费申请了借款。

周佳愤愤地说道,当时骗子还强调让她分24期,但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样利息是最高的。据周佳推算,算上两个平台的本金和利息,最终可能需要还接近2万。

意识到被骗后,周佳立刻和他女朋友一同前往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只给他们开具了一份受案回执,并建议他们先把钱还了。

“派出所的意思就是钱是自己从平台借的,也是自己转出去的,都是自己在操作。”报案无果,周佳把希望放到分期乐上,希望分期乐能减免利息。

周佳说,已经把这份受案回执发给分期乐的客服,对方表示三个工作日内会给回复,但目前暂未收到回复。

“就当是进社会学校交学费了。”周佳无奈地说道。和周佳的想法一致,他女朋友的家人也建议一次性还清借款,就当买个教训。

周佳和他女朋友两人都已经找到工作,原本可以安安心心地享受最后的校园生活,但没想到临毕业前发生这种事情。周佳说,刚刚毕业工作不稳定,工资也不高,虽然以后可能会好点,但现在还是得先让家人帮忙来还这笔钱。

据周佳透露,现在他女朋友的情绪很崩溃,这件事给即将毕业的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与诈骗周佳女朋友的方式如出一辙,两个月前,张健也接到一个自称是分期乐客服的电话。对方告诉他分期乐的账号里有额度,现在政府不允许大学生贷款,要注销账号,必须清空额度。

在张健的记忆里,自己曾经确实注册过分期乐。

“当时有个学长过来让帮忙注册一下,就注册了,但是从来没有用过,”张健说,“不过,骗子还能说出我的所有信息,比如身份证号、电话号码、在哪上学这些他们都知道,所以我就信了。”

据张健回忆,骗子先打电话说账户有问题要注销,然后便要求张健添加她的QQ账号。张健说,“加了QQ后,没有聊几句,她就打语音过来了,说方便指导我操作。”

在骗子的诱导下,张健先后从小米贷款、分期乐、蚂蚁借呗上借了9000、2000、2800元,并转到了骗子提供的微信账户中。

当时骗子还告诉张健,这些都是他们的合作账户,钱都不用还,额度消除后就会注销账户。为了让张健相信,骗子还给这种操作方法还冠了一个专业名词,叫“资金对流”。

张健说,当时一直都是一边语音一边操作,而且骗子还一直在催,根本没有反应时间。他回忆说,“当时电话里能听到,里面还有很多人,跟她一样都在打电话。”

受骗当天下午,张健就前往他所在地的派出所报案,但警方做完笔录,开具受案回执后就让他回去等通知。

但看着利息一天天上涨,张健再也等不住了,在家人的帮助下,他一次性还清了接近14000元的借款。

现在,张健的手机上每天都能收到各种借款平台的营销短信。张健提供的短信截图显示,这些短信署名有拍拍贷、广发信贷、京东金融。

对于追回被骗资金,张健也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他气愤地说道,“分期乐内部没人卖我们的信息,我是绝对不相信的。”

由于害怕再次被骗,张健在还完款后,注销了所有平台的账号。正在安心准备考研的他,只能一边上班,一边备考,来缓解经济压力。

“今天刚刚还完了最后一笔,终于不用再过还钱的日子了,”林凡是消金社接触的被骗者中,被骗金额最多的一个,“前天生日,连蛋糕都没敢买一个。”

林凡告诉消金社,在骗子的诱导下,他从分期乐、有钱花、小米贷款、美团、借呗等平台共借了45000元。

“借款的时候要选借款原因,当时他引导我操作的时候,就是选择学习教育那一块的。”林凡告诉消金社,他自己有点存款,在被骗的第二天就把能还的就还了。

据消金社调查,近期遇到这种电信诈骗的学生很多,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准毕业生。

骗子的电话的归属地,大多是云南的,行骗的方式也千篇一律。

比如以响应国家19大号召,国家不允许学生贷款,已经注册的需要注销;或者以在分期乐有贷款,不销户影响征信,以后影响买房买车等;还有以大学生只要有网贷账户,就拿不到毕业证以及学位证等为由,让学生用提取额度的方式“销户”。

这些学生在入学初期,都曾经在分期乐的推广活动,或者帮助同学刷单的过程中注册过分期乐,再加上骗子能准确的说出身份证号、姓名、学校、注册时间等信息,很多学生因此而上当。

很多受骗者都坚持认为,这场电信诈骗的源头就是分期乐的信息泄露,但目前暂无更多的证据。

在第三方投诉网站的一则关于“分期乐泄露客户信息,诈骗人员冒充分期乐客服诱导客户在分期乐平台提现”的投诉下面,分期乐官方账号做出回复:

您好,分期乐不会泄露用户隐私,同时分期乐拥有十分严格的保密机制,可以确保用户信息不会外泄。通过您提供的截图判断,您和假冒分期乐客服的沟通工具为QQ,目前分期乐在线客服均为分期乐APP内部的沟通工具,未有使用QQ进行服务。其次您反馈对方了解您详细的分期乐账户信息情况,截图中并未体现,请您补充更详细的截图信息,以便我们进一步为您核实处理。目前您的情况我们会反馈给专员再次核查,请您耐心等待我们的联系。

在分期乐官方回复的下方,投诉人继续对诈骗事件作出说明,表示自己是在校学生,目前已经报警处理,并贴出报案回执单。据投诉人反馈,分期乐处理结论是不用还利息,本金需要全额还清。

乐信的校园贷

分期乐是乐信旗下的分期购物平台,据乐信官网介绍,乐信旗下还包括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桔子理财、高净值人群财富管理服务品牌乐信财富以及金融资产开放平台鼎盛资产。

靠校园贷发家的乐信,直到现在也一直都没有放弃校园市场。在监管部门叫停校园贷后,乐信转而通过助贷的方式,继续深耕校园市场。

今年5月,新华社在一篇新闻报道中提到,新华社记者看到在明确填写正在就读的学校和入学时间的情况下,分期乐仍然给在多个平台上负债万元的学生放款。

而后记者以大学生的身份向分期乐客服咨询借款,被告知只要年满18周岁就可以申请借款,与是不是学生无关。平台提供技术和出身服务,最终放款的是合作的金融机构。

而消金社也从多个渠道了解到,截止目前,分期乐并没有停止面向校园的推广活动,仍然在招聘校园工作人员,并且还有自称是分期乐代理的人员在高校的QQ群内发布有偿注册信息。

2019年4月11日,兼职猫上的一则招聘信息显示,分期乐正在招募高校经理和专员,并在招聘要求中提到“只针对大学生”。该招聘信息中给出的工作地点是“南京信息工程学院和滨江学院”,据查询,“滨江学院”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举办的一所独立民办二级学院。

消金社还了解到,去年12月27日,一位自称是分期乐代理的人员还在高校的QQ群中推广获客。该推广人员在天津一所高校的QQ群中发布的推广信息显示“分期乐新用户注册冲业绩,要人,10元酬薪,十五分钟左右即可结束,提供相应截图认证无误马上转入”,注册要求中提到“限18-45岁”。

乐信2018年财报中提到,为了符合26号文的要求,大学生的新借款不会与桔子理财的个人投资者的资金相匹配,而是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的资金相匹配,包括但不限于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

财报中还提到,乐信会要求使用者在贷款申请中选择指定的用途,并要求大学生用户仅用于完成教育,创业或者其他提高工作相关技能的用途。

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乐信的借款余额中,来自机构的资金占比达到56.2%,近三年来,该数据呈现出快速增长趋势。

今年5月底,在一则关于乐信CEO的采访报道中提到,截止当日,乐信与超100家金融机构达成合作,来自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资金占促成借款金额的7成以上,是同行中机构资金占比最高的公司之一。

显然,助贷业务已经逐渐发展成乐信的主要支撑业务。通过助贷的方式参与校园贷是否合规,似乎成了决定乐信生死的命门。

相对于26号文,2017年12月下发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141号文”)中对助贷的要求更为严格。

其中,在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参与“现金贷”业务的规定中提到:

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金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6月11日,自媒体人戴贤超通过其公众号“金融科技情报”发文,实名举报了乐信旗下的分期乐涉嫌违法发放“校园贷”。

据戴贤超叙述,他从在校大学生处了解到,学生在分期乐借款后,还款时需要转到分期乐的账户中。戴贤超附在举报文章中的还款截图显示,收款账户正是“深圳市分期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他认为,作为第三方,分期乐明显违背了141号文中关于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的规定。

值得一提的是,在141号文中还明确提出,各类机构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也就是说,监管机构是否将学生认定为上述“无收入来源”的群体,会对分期乐的业务产生极大的影响。

借条平台助攻校园贷

在监管的高压之下,校园贷并没有消失,而是“改头换面”卷土重来,并且找到新的“生存空间”。除了转型助贷以外,还有一些机构转而通过借条平台,以个人的名义向学生发放贷款。

“714知道吧,7天,750还1000。”阿发是一位通过借条平台向学生放贷款的放贷者,阿发说,他们放贷的主体是个人,所以不属于网贷监管的范畴。
据阿发介绍,他开展业务的主要平台是“今借到”,通过打借条的方式放出贷款。阿发告诉消金社,“操作成功后,直接用微信或者支付宝把钱转给客户。”

在初审客户的资质时,阿发会让客户填一份初审表,并要求客户提供学信网的截图。

阿发发送给消金社的初审表中,不仅要求客户填写包括姓名、地址等基本个人信息,还要求填写是否在其他借条平台有负债的信息。

据消金社统计,阿发的初审表中提到的借条平台有借贷宝、今借到、无忧、米房、有凭证等五个平台。另一位通过借条平台放贷向学生的放贷人向消金社表示,他在放贷的时候使用的平台主要是借贷宝和米房。

微博以及关于大学生的上岸QQ群,是阿发获客的主要渠道。据消金社观察,在微博上,就有很多昵称中带有“大学生贷款”的用户。

他们之中的一些,与阿发一样,通过借条平台给学生放贷的放贷者,还有一些则是贷款中介。贷款中介美琳告诉消金社,“大学生也可以贷款,贷款手续费是下款额度的15%。”

乐信的 CEO肖文杰在几年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最初选择大学生分期市场时,主要看中两点:1、大学生有强烈的消费需求,但消费能力不足;2、大学生信贷金额不大,只要愿意换都能还上。

虽然距离分期乐切入校园市场已经过去了多年,但是肖文杰当初看中的大学生借款群体的这两点“优势”并没有改变,依然吸引着无数的放贷者抢食。不管是通过助贷“曲线救国”,还是通过借条平台“另辟蹊径”,就算在强监管时代,校园贷似乎也不会死。

注: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出借参考,网贷有风险,出借需谨慎!

文章链接: https://news.xwjr.com/view/27914.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词条百科校园贷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校园贷事故在新闻上也频发,引起了社会上各大舆论,有不少新闻显示,某某大学生利用校园贷金融平台获得无抵押贷款数十万,无力偿还是跳楼自杀,校园贷演变为一种校园高利贷,所以2017年9月6日,教育部门发文规定,明确抵制“校园贷款业务,禁止网络贷款机构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业务”,校园贷作为新型的一种金融机构,其产生和发现有一定的背景和社会条件的,那么,校园贷到底违不违法?校园贷只是有弊无利吗?希望校园贷小知识让你有所获益。

精彩评论

我有话说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 聚焦
  • 行业
  • 观点
  • 数据
  • 政策
  • 专题
  • 金融
  • 课堂